彭斯4日在接受美國國家廣播電視台(NBC)《面對媒體》(Meet the Press)節目訪問時,明確表示,美方已向中國完整說明,川普與蔡英文2日的電話對談純屬「禮貌性質(a moment of courtesy)」,這通電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致電恭賀川普當選一般,沒有特殊含意,「電話中並未討論政策」。







— Meet the Press (@MeetThePress) 2016年12月4日

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沈丁立則說,川普2日與蔡英文通電話的身分仍屬一介平民(a private citizen),尚未就任總統職,「不是什麼大問題」,但他主張,倘若川普就職後還是發生這樣的狀況(美台元首熱線),「中國應該和美國斷交」。



— Third Eye View (@BrainandMoney) 2016年12月4日

尼克森在這趟中國行所簽訂的《上海公報》(The Shanghai communiqué)告訴全世界,美國開始正視將中國排除於全球體系是否得當的戰略問題,同時認知(acknowledge)台灣屬於中國,「中國只有一個」。

— icablenews (@icablenews) 2016年11月9日

布希政府時期(2002年-2006年)出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的包道格(Douglas Paal)亦持類似看法,他表示,假若川普上任後批准對台軍售案,「一點也不令人意外」,而中南海當局介意的,是軍售總價、武器類型(防禦性或攻擊性)、以及美方如何告知中國而已。

曾於歐巴馬首任任期(2008年-2012年)擔任美國駐中國大使的洪博培(Jon M. Huntsman)認為,台灣已逐漸成為美中關係的突出因素(prominent feature),「就川普的商人性格來說,他習慣在任何關係中找出以小搏大的機會(looking for leverage in any relationship),台灣就是川普眼中的施力點(leverage point)」。

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(Center on U.S.-China Relations at the Asia Society)主任夏偉(Orville Schell)直言,過去得以維持台海兩岸和平的「現狀(status quo)」,已逐漸遭受挑戰,也不被大多數台灣民眾認同,「中國對於台灣的文攻武嚇是否隨著川普就任而改弦易轍,或甚至變本加厲,值得觀察」。

川普眼中的台灣



「對於中止外交關係,樂觀其成,我不知道屆時美國要怎麼要求中國在伊朗、北韓或氣候變遷等議題上的合作」,沈丁立反問,「難道要台灣去處理這些議題?」

經過福特政府(Ford Administration)與卡特政府(Carter Administration)的持續接觸,美中雙方於1978年12月15日簽定《建交公報》,並於隔年元旦生效,美國同時與台灣斷交,以《台灣關係法》(Taiwan Relations Act, TRA)約束所有雙邊往來。

tbnblrphh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